暂别雨润1400余天后,回归后的祝义财首先处理了家事。2019年1月30日,祝义财在《怀念我的老父亲》一文中提及,“2017年3月29日晚,父亲去世,享年97岁”,第二天他被第7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两年前一个晚上,我在景辉南街十字路口刷着煎饼,王二狗突然闯进我的夜来。两个秃顶油腻男人坐在煎饼摊前,喝着啤酒唱着歌,讨论百年煎饼摊何去何从。